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正文

玉雕新贵 析木河磨玉
发布时间:2016-09-02 16:22:45   

摘要:析木玉:玉家族新成员
        在众多的玉石品类中,翡翠与和田玉一直屹立于收藏市场的顶端。2015年“天工奖”,析木玉作品《法性长明》从四百余件入围的作品中脱颖而出,一举斩获金奖,并荣登2015年《天工奖典藏集》封面;2016年,同是析木玉作品的《万贯一钵》再次斩获“百花·玉缘杯”中国玉石雕精品奖金奖。一时间,原产于辽宁地区的析木玉开始走进全国玉雕界并进入大众视野,开启和田玉市场的新篇章。

析木玉:玉家族新成员

大家都听说过辽宁的岫岩玉,其产量大,价格相对便宜,俗称百姓玉,但这同产于辽宁的“析木玉”又是何方神圣.这还需从辽宁河磨玉说起。屹立于岫岩满族自治县与海城市交界处的小孤山,就是一道化腐朽为神奇的分水岭,小孤山南侧大量出产岫岩玉,而北侧就出产河磨玉。

所谓析木河磨,指从小孤山镇到析木镇这一段海城河流域的河床中所出产的透闪石质籽玉,因其经过河水的长期冲刷及砾石磨擦,状如顽石,百态千姿。“小孤山北侧山脚下,发端于海城市小孤山镇瓦子沟村,有一条海城河,这条河绵延60余公里,流至细玉沟、瓦子沟、孤山镇、析木镇、红土岭,一直到下游的马风镇,最后汇入大辽河。河磨玉便是从这条海城河里磨出来的,也是当地人从这条河里摸出来的。”天雅玉府总经理李铁军告诉雅昌艺术网。“从上游到下游,每一个河段由于地质成分不同,出产的河磨玉的品质和颜色也不同,由于析木镇出产的河磨玉品质好,颜色正,也是最早发现出产精品绿河磨的地方,被众玩家、商家和雕刻师所喜爱,因此辽宁河磨玉在民间也被称为‘析木玉’。”

析木河磨玉原石一部分是由瓦子沟山顶的原生玉矿裸露地表经地壳运动破碎成块,然后被洪水沿沟冲下直至沟外洪积扇和河谷中,经滚磨沉积而成。另一部分,则是亿万年前火山喷发,岩浆流淌,后又被洪水冲下的璞玉。“每块料的肉色以绿色为主,但深浅层次又各不相同。通常所见的颜色有浅黄绿、黄绿、深黄绿、浅绿黄、绿黄、深绿黄、浅绿、灰绿、深灰绿、墨绿、绿黑、灰黑、黑色等等,以目前所能看到的析木河磨玉料计算,其绿色的深浅程度细分之下可达百余种以上。”李铁军介绍。

析木河磨玉面世后,由于料子紧密,排列整齐,便有人称之为“东北籽玉”, 可与新疆和田籽料相媲美。实际上,从析木玉的成份上进行分析,也可以说它就是和田玉家族的新成员。“析木河磨玉的成份中85%~95%为透闪石,摩氏硬度在6.0~6.5之间,按照和田玉的国家标准,它与和田玉同质。”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玉石分会秘书长奥岩表示。
 

从“黄白”到“黄绿”的价格暴涨

据史料考证,河磨玉是迄今我国最早开采和利用的玉种。早在旧石器晚期,岫岩、海城地域的原始居民便以偏岭细玉沟的河磨玉制作砍斫器,沉寂了数千年,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后才被重新发现和使用。从80年代起,细玉沟一带长时期鲜见的河磨玉突然增多。1987年夏,一农民在河中洗澡,突然触到一块细腻的石头,捞出来竟是一块近50公斤重的晶莹碧玉。80年代至90年代初,偏岭金矿的采金船在河床中淘金作业,经常捞出大小不等的河磨玉,金矿矿部的大院内曾经一度河磨玉堆积成山。90年代初期,修建海岫铁路偏岭段施工中,也不时有河磨玉被掘出。一段时间内,在当地掀起了一股采捞河磨玉的热潮。

“我最早经营的是四大名石,对和田玉的关注更多,2008年开始关注河磨玉,但那个时候市场上主要流通的是黄白河磨玉,由于习惯了和田玉的白嫩和细腻,所以不太喜欢黄白河磨那种黄不黄、白不白的颜色,也不够细腻,所以这期间没有囤积太多的黄白河磨原石。”在沈阳经营着两家河磨玉店铺的李铁军,见证了市场以黄白为主到追捧黄绿河磨的发展过程。
 

2008年左右,河磨玉市场上以黄白色为贵,淡绿次之,深绿为下等货。一只带皮的黄白色河磨手镯大概到了2-3万元。河磨玉在当地都是论市斤卖。同翡翠赌石差不多,擦口上擦出是黄白色的,整块石头就按每市斤5000-8000元要价;淡绿色的,就按每市斤2000-5000元要价;深绿色的,就按每市斤500-2000元要价。

“这种重黄白而轻绿色的情况到2010年左右才开始有所好转,大家开始追捧绿料,一直到现在追捧的析木绿。就市场价格而言,黄白河磨2-3万一斤的时候,绿料仅卖几千块一斤,而现在最好的绿料已经涨到几十万一斤了,黄白料的价格还在万元一斤,基本上没有变化。”李铁军表示。

而对于析木河磨玉价格在近几年的暴涨,天雅玉府董事长李建军的收藏经历可以说明一切。“2013年8月底雨季刚过,经营多年河磨玉原石的收藏家李建军下乡购玉,一眼看中玉农手上一块看上去相当闷骚,形状嶙峋,重达23.2斤,中部凹陷,形似不规则鱼缸的原石,玉农拿着这块原石辗转了许多人,大家都认定此玉内部窜黑,与其他行家的反应截然相反,见到这块原石就爱不释手,经过一番研究琢磨,以十几万的价格收入囊中。一周之后,他找到经验丰富的切玉师傅,将这块石头切开。当玉石一角的厚厚皮壳逐渐剥落,露出绿色玉肉的一刹那,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暗暗后悔,在粗糙的外皮下,那莹润艳丽的绿色和纯净细腻的质感瞬间赢得了所有人的赞美,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块顶级的河磨玉绝料。此后,这块玉便走上人生巅峰。2014年李建军将此玉陆续分解,整块玉竟然保持一口气浓艳,玉质没有丝毫变化,细腻油润无任何杂质。2014年元月,营口藏家齐先生以人民币150万元购买此料己切割的一块重1.8斤、厚2.6cm的一片手镯板料,另又以60万元价格购买此料所加工圆条手镯一只。其后又被沈阳河磨玉收藏家温总购得两片,海城一藏家购得1.6斤原料,剩余的自己留下收藏。”从2014年到2016年,短短三个年头,这块原价十几万的河磨玉原石,价格翻了100倍之多。

虽然这两年整个玉石市场处于低迷期,而析木河磨还能逆势上扬,原料还在保持稳步增长,还得以于2015年“天工奖”的推动。“这是一个分水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大环境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辽宁河磨玉还能逆势上扬,有成交记录的极品明料已经达到50万一斤的价格。”李铁军告诉记者。

“天工奖的示范效应非常强,对析木玉的推广有很正面的推动作用,这也正是一个奖项应该起到的示范作用,让好的玉种显露出来,让更多的人明白它的好处在哪里。”奥岩如此表示。

从原产地到全国的市场布局

析木玉,作为地方玉种,自2008年在玉石交易市场出现,近十年来一直隐匿于东北地区以及高端的玉石收藏圈层,不被外界所熟知,2015年“天工奖”之后,才得以引起广泛的关注。

“由于河磨玉的产量少,在当地主要是赌原石,买过来的原石找切割师开个口,等价格涨了再转手,始终走不出去,也没有好的艺术品出现。”李铁军分析其原因时这样表示。

李铁军经营河磨玉多年,在沈阳有两家店铺和一家会所,去年,他首次在苏州开设分店,这也是苏州首家河磨玉专营店。“在苏州开店主要是想打开市场,让苏州的玉雕师接触河磨玉,我们为他们提供明料,这样,他们就不用到外面找料,可以避免风险,同时也为我们推广河磨玉。苏州是软玉的集散地,苏州的市场打开了,全国的市场也就打开了。”李铁军告诉雅昌艺术网。

李铁军不仅仅在苏州开店销售原料,他还与工作室以及新一代的玉雕师进行合作。“如果要把市场做好,就需要有好的工艺和玉雕大师的介入,让其有附加值。”

在苏州开店还有一个好处,可以了解各地的市场需求,寻求地域差。“在东本本地,绿中偏黄的河磨玉是最贵的,但是苏州不喜欢黄料,只认绿料,所以在东北卖得不好的料,反而在苏州能卖得很好。”

无独有偶,专门从事析木玉经营的齐晓波也在全国寻找出色的玉雕师进行合作。“在筹建千璞汇品牌之前,我寻求辽宁本地的玉雕师进行合作,拿作品参加‘天工奖’,由于好的玉料加上团队的设计理念,作品《法性长明》荣获金奖。现在我们与国内各地的玉雕大师合作,还将出版《析木玉玉雕创作典藏集》,并对大师进行现场采访,解读析木玉的创作感受,让大家进一步了解析木玉。”

除了与玉雕师进行合作,齐晓波还频繁参加全国各地的玉石博览会,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他正在青岛参加一个玉石博览会,这也是“天工奖”之后,他的日常状态。“我想让大家看到实物,这样了解析木玉的效果更好,毕竟通过网络看到的图片与实际作品是有差别的,所以我把原石、玉雕作品都带到展会上。”齐晓波表示。“第一次参加展会是去年的9月份在成都,对于析木玉,玉石圈里的人还是了解的,只是叫的名字不一样,东北黄口料、河磨玉、东北青玉等等,但大众了解的不多,即便是在东北,也是高端圈子玩的。”

齐晓波2010年开始接触河磨玉,并在2015年将全部精力放在析木玉上,发展成产业。“我致力于搭建专业的析木玉交流平台,并在今年11月份推出首家析木玉原料公盘,为析木玉的玩家提供公平的交流平台,每季度一次。未来还会建博物馆和玉雕大师产业园。”这是齐晓波对未来的畅想。
相比之下,李铁军在河磨玉市场的推广上,更加注重深耕河磨玉的文化传播,在把市场推广出去之前,他在沈阳开设河磨玉品鉴会以及拍卖会,还在微信平台上普及有关河磨玉的基础知识,并出版相关的书籍。“析木玉的品质,大家看了都说好,对于雕刻也是很有韧性的,而多数人不敢入手是因为不了解,对有色玉种的感觉如同青玉和碧玉,感觉价格不应该这么高,所以介入的少,再者由于河磨玉的资源有限,不能像南红那样,迅速在全国市场铺货。”李铁军表示。


来源:金投网

上一篇:广东美协原副主席张绍城接受采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