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正文

刘益谦
发布时间:2014-12-09 09:54:03   

摘要:3 1亿港币的唐卡,这本应由国家出钱买

\

   知名收藏家刘益谦花了3.1亿港币买了一张明朝永乐年间的唐卡,这是近来艺术圈最轰动的事件。微信里大喊的一声“任性”,也延续了他的土豪气质。2.5亿买鸡缸杯用来喝茶,一年之内将齐白石作品一买一卖,从中赚取3.5亿差价,刘益谦阔绰的出手外加精明的投资眼光,让他披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可能是邀约采访的人太多,他索性开了场半讲座半发布会的活动,名称就叫《我为什么竞拍永乐唐卡》。

当然,就像他的拍卖行为一样,这场以解释为主的活动也有一些争议。在进入发布会报告厅的电梯上,一位同行就对此颇不以为然:“你花那么多钱买,那是你的事;买完了还要炫耀一下告诉大家‘我为什么买?’这就过分了……”

笔者个人是不同意这种观点的,毕竟无论从媒体的知情权,还是个人的好奇心,我都对这个问题有兴趣。不过这也代表了相当多人的一种心态:看看这个任性的土豪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就是在这样期待与质疑并重的目光中,已经满头白发的刘益谦开始了他的演讲。

对唐卡一窍不通:之前没收藏过拍卖前3天听专家讲了讲

“不管用哪种方式,用刻薄的语言对待我也好,用鼓励我的语言对待我也好,我还是我自己,还是两个字——我任性。”

土豪的演讲以重申他的任性宣言作为开场。对于唐卡,他坦言之前对此并不了解,在20年的收藏历史中,也从未买过任何一张唐卡:“永乐唐卡你让我讲它的工艺、传承、佛教这些,有那么多老专家一辈子研究这个,没有我说话的余地。只是当时有一个小伙伴,在纽约看见这件东西给我发了一个图片说:‘老板这个东西太牛X了。’”

这句“太牛X了”就如同在他心里种了一颗种子。此次佳士得把这件作品纳入秋拍,他也得以有机会拿下这件拍品。“23号上午,佳士得有一个故宫的专家办讲座,专门谈唐卡。我这辈子第一次听一个专家讲一件单独的作品,我跟我女儿坐在那里,差不多听了一个小时,大致的意思我听明白了,这个东西传承到现在,民间就这么一件。”

听完讲座后,刘益谦在“24号、25号一直想着(这张唐卡)”,终于在26日中午从8000万港币起拍,最终以3.1亿港币拿下了这件心爱之物。

为什么买?承认是冲动消费,下决心买是因为它代表中国


\


    自从微信中晒了这张图,刘益谦近来也被人称为“任性哥”

“我曾经说过艺术品分为艺术商品和艺术珍品,每个艺术家一生的创作,同样艺术作品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因为有一些是他的创作,有一些是他的商品。同样我认为这个唐卡(我不是因为买了它才说这个话)已经超出了艺术珍品这个词。”

刘益谦在阐述为何购买这张唐卡时,先把艺术品分为三类:商品、珍品、超珍品。而永乐唐卡之所以贵,很大程度上因为它是“超珍品”,珍贵难寻:“我认为唐卡是一个文化遗产,是我们民族的好东西。这里边有尼泊尔佛教的影子,有印度佛教的影子,同时也有西藏佛教的影子,同时这件作品又是我们中原制造的,加上中原的文化、佛教文化。所以我认为这是六百多年前一件从政治上、外交上,都比较重要的作品。”

但再冠冕的理由,都要面对3.1亿这个天文数字。对此,刘益谦承认是有些冲动了。在拍卖之前,他还跟佳士得方面“哭穷”:“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口袋都没有钱,能不能便宜一点?”佳士得老板还真被说动了,同意起拍价在8000万的基础上降20%。

但土豪毕竟是土豪,真拍起来了,热血冲头,很多事都不由自主了。“到1亿6的时候就剩两个人了。另一个是老外,仗势欺人,他加500(万)我加200(万),他说不行,一定要加500(万),我没有办法一路跟着……最后加到3亿1。竞拍过程中不能发脾气,发脾气对自己没有好处。”

承认冲动之余,他认为最终促使自己一定要拿下这件拍品的,还是“中国”二字:“拍了这件东西以后,的确感觉到是超乎了自己的价值判断,只知道东西好,没想到一个外国人来跟我抢这么一件东西。这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想,我感觉我们的收藏家王中军先生花三个多亿买西方艺术。我们都是中国的有钱人,值钱的东西到处去买。今天有一个老外跟我抢中国人的东西,感情一下在短时间里边(爆发),我这个人又比较冲动。竞拍成功以后,我写了两个字‘任性’。”

这钱本不该我出:如果国家买回来习大大把它赐给布达拉宫多好啊

在整个演讲中,较为敏感的政府用公款回购艺术品的问题,刘益谦也提到了两次。第一次就是在他讲述完抢购了这件代表中国的唐卡之后:“我认为这个东西应该是国家买回来的,如果今天国家买回来,习大大再把这个东西赐给布达拉宫多好啊……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中国人,我也没有移民,我的财富主要集中在中国国内,我感觉我买回来也一样。”

提到国家,他又顺带吐槽了一下关税制度:“按照目前的关税法规,我只能放在保税区里边,因为我带进来还要交关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交关税,只能在自贸区保税区里边放着。有一些问题是有待于突破的。”

第二次提到政府回购问题,是针对今年保利拍卖的一件乾隆书法作品。“这次保利有一件作品不错,我认为这件作品应该北京人买的。乾隆《白塔山记》,是乾隆皇帝根据塔山写的,主要写的是北京。这件作品定的底价是一亿人民币,我认为北京政府应该买这件作品,应该把这个东西留在北京。”

他的“第一次”:7万买了幅郭沫若书法因为觉得他“文化蛮高”

像每一个成功人士一样,刘益谦也爱回忆自己“年少无知”的过往。在讲完了唐卡之后,他顺带讲了一下早年初入艺术圈的历史:“我第一次来到嘉德拍卖,在现场花100块钱买了本书,交了保证金。看书里边的人,找到两个认识的名字,一个是郭沫若,感觉这个人搞甲骨文的,怎么会写字?但是感觉郭沫若文化水平蛮高,花了7万块钱买了丈二匹的书法。”

对于误打误撞,几近“瞎买”的第一次拍卖经历,他至今仍非常珍视:“到今天还在我家里,没有展出来,我这个人比较害羞,因为这是我的‘处女作’,我不愿意我的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我会放在家里珍藏着。”

当然,作为资深收藏家,他也不忘炫耀一把投资所得:“适当的时候我会把7万块钱买的这张丈二匹的书法拿出来。这张郭沫若的书法如果今天拿出来拍卖,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万左右。”

土豪行径遭人恨:拿鸡缸杯喝个茶就当我是个“敌特分子”一样


\

   整场演讲中,刘益谦的自豪和荣耀感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他不介意别人叫他土豪,“我就是一个土豪,你们不用说我就是一个土豪”,甚至请媒体不要把他当圣人:“我希望今天如果有媒体朋友来,不管你们用哪种语言对待我,还是要把我当成一个凡人,不要当成一个圣人。”

这样张扬的个性当然会引起争议,上半年的鸡缸杯就让他吃了苦头:“当时花了2亿5千万港币。买的时候比较任性,比较激情,随便喝了一口茶,不得了了!就像我是一个‘敌特分子’一样,特别是国内的媒体”。他随后解释,这个杯子当年做出来就是喝茶用的:“这个杯子,成化年间做出来就是用来喝的,做出来不喝干什么?五百多年以后它成了一件‘神品’,大家都不敢喝。如果鸡缸杯传承下来几万个,今天喝茶都很正常的”。

可能是为了让大家觉得拿鸡缸杯喝茶很正常,他真就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了,要做一万个平价仿制鸡缸杯:“我自己开了六个小时车去景德镇亲自谈的。我后来跟他说别跟我说这么多,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只是推广鸡缸杯,推广景德镇的瓷器和景德镇的工艺,我定的价格先告诉你,手绘的鸡缸杯对外公开销售价格288,因为我是2亿8,所以我说就定288,最后也是景德镇领导出面协调定了这个价格。”

对于刚买下的唐卡,他也计划将它平民化:“佛教是很严肃的东西,所以我看看有没有可能性在不损坏原作的基础上,怎样通过一种方式让更多的普通老百姓能有一张永乐年间的唐卡。这个可能性存在不存在,我认为现在不好说。”

刘益谦认为经过上次拿鸡缸杯喝茶,自己已经收敛多了。永乐唐卡长3米30左右,宽2米多,你猜如果他真的任性玩一把,会怎么玩?

“这次我小心的,买完唐卡以后小心了,唐卡总不能睡在上面吧。如果睡在唐卡上边真不得了。什么对神灵的不尊重,什么话都出了。后来想想算了吧”。


来源:腾讯网

上一篇:潘公凯
下一篇:安思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