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正文

杰德·珀尔批中国当代艺术引争议
发布时间:2013-04-06 11:29:31   

摘要:杰德·珀尔批中国当代艺术引争议
  近日,美国专栏作者杰德·珀尔(Jed Perl)2008年发表于纽约《新共和》杂志的一篇文章《毛热的邪恶》被网友挖掘出来并重新翻译,以《中国当代艺术侮辱了人生》、《中国“当代艺术”垃圾论》、《西方学术界讥笑中国泡沫艺术》、《西方学术界开炮中国当代艺术》等为题在艺术网站、微博、微信引起大量转发和热议。

  译文拙劣

  杰德·珀尔的文章认为,中国现当代艺术过时落伍、思维狭隘、缺乏想象,愚昧地将毛泽东和“文革”视为中国的全部,指责中国艺术家“不仅是在侮辱艺术,也是在侮辱生活”。文中也提及中国的很多现当代艺术是对西方现当代艺术的低劣剽窃和抄袭,并列出了一些艺术家、策展人和收藏家的名字。

  文中说:“张晓刚的机器人的最显著的标志是僵尸的眼睛,像面具和僵死的表情。”“展望用不锈钢做秀石,模仿杰夫·昆斯与舍利·莱文用意想不到的材料做物品。张晓涛、张桓的综合材料,蔡国强的作品中可找到大量安塞姆·基弗的影子。”“这批艺术家不但侮辱了艺术,也侮辱了人生。那些吹捧叫卖的策展人、批评家和收藏家,也一样侮辱了艺术、侮辱了人生。我们所见到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昂贵广告和邪恶宣传。”

  由于该文原文不易查找,核对网上流传的某些段落的中英文,明显可以看出,译者篡改了文章的结构和基本内容,擅自添加或删除了一些关键字。比如,作者贬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键词“Radical Chic”(激进时髦派)就被译者省略翻译,“The thunderous popularity of a number ofcontemporary Chineseartists compels a political analysis”甚至被翻译成“一批中国现当代艺术家的鼓噪和泡沫乱飞逼我们对中国艺术做政治分析”“鼓噪和泡沫乱飞”显然是译者的主观意译。译文存在多处严重的漏译、误译和借题发挥。

  据了解,杰德·珀尔的文章以攻击当代艺术见长。耶鲁大学的专栏作家Graham Webste曾批评:“Perl在没有搞清楚这个国家的状况甚至在没有很透彻的事例去支撑他的批评时,就去批评这个国家的艺术……这对理解事实和思想是没有任何裨益的。”

  褒贬不一

  批评家朱其在微博上说:“众人疯转一篇文章肯定有其一种集体无意识认同,这篇文章也许写的有很多不足,但此文指出了过去十几年中国那些知名当代绘画趣味不高,确实也没说错。”“到目前为止,西方对中国当代艺术研究谈不上什么深度,首先他们推崇的艺术家就是有问题。”“西方学者和收藏家参与中国当代艺术的人群,在西方也不是水准很高、钱很多的人群,真正水准很高的人群也没有深度参与中国的当代艺术。”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艺系主任白明认为:“中国现代艺术现状和艺术史在国际和国内人的心目中其实是明晰的:就是发生在中国身边的浓缩版西方现代艺术简史。如果嫌这个浓缩版本还啰嗦了些,变成内容提要,就是希克的眼光和收藏。中国并无真正属于自己的现代艺术!”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王端廷则明确提出反驳。他在微博上说:“脑残译文被热捧的原因有三:1.艺术观念不同,2.羡慕嫉妒恨,3.对西方学术缺乏判断能力。”“自20世纪90年代起,西方学术界开始关注中国当代艺术。进入21世纪以来,西方任何当代艺术史论著作都少不了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论述,并且其研究深度和文字篇幅在不断增加。但这些研究成果未能即时全面地翻译反馈到我国学术界,因此,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的研究现状,中西学术界存在着信息严重不对称现象。”

  对于杰德·珀尔指出的中国当代艺术“抄袭说”,王端廷对本报记者表示:“艺术是另一种语言的叙述方式,语言的语汇或表现方式是允许吸收使用的,人类艺术史是逐渐演变发展而来的,世界上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不是与生俱来的,只要不是照搬,表现方式是可以借用的,简单用抄袭否定中国当代艺术,也是偏激而苛刻的。”

  批评家皮力在微信上撰文称:“这篇文章连翻译也算不上,大抵是作者听说有这么篇文章,文章大致观点如何,提到了哪些人,然后自己就写了这么一篇,然后用了原来的出处,加了个‘西方学术界讥笑中国当代艺术邪恶’的标题。这个事情基本上说来,我们的当代艺术其实处在一个非常不自信的状态。”“现在,我们的共识应该是:第一,必须迅速、严肃地展开对自己历史的研究,平等地借用一切方法以寻求我们的共识;第二,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任何抬出权威的人,其实都有试图通过这个权威建立自己的权威的野心。前者是走出不破不立的怪圈,后者是清除我们理论中的‘加州牛肉面’。”

上一篇:王家顺大师玩石艺术
下一篇:两岸当代书画名家齐聚肇庆 陈云林寄望汲取灵感创出佳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