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正文

王家顺艺术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3-04-06 10:17:32   

摘要:赏析王家顺艺术作品中的“交子”图腾文化
\
    “心中装世界,刀下弄乾坤。古今相融汇,传承又创新。”大凡观摩过王家顺大师雕塑和绘画作品的人,都会油然而生这样的感慨。
王家顺大师独创玩石雕刻艺术,利用普通顽石上的天然纹饰,顺势城雕, 天人合一。构思巧妙,件件精品。在雕塑艺术界,如鹤立鸡群,昂首高唱!堪称一代大师!
    王家顺大师雕塑作品多以佛教、道教及图腾文化为题材,禅意甚浓。藏哲其内,蕴理其中。作品风格半实半意,虚实相间。实处眼耳鼻口神韵如生;虚者如花似雾云涌风动,让人联想翩翩,玩味无穷。
    最难能可贵的是,王家顺大师玩石艺术作品中传承和灵活运用了大量的图腾文化,或者说其中不少作品构思与古代神秘的图腾文化暗合。而这一早期华夏民族共有的、具有深刻而强大民族凝聚力的经典文化,在中国近现代美术作品中已不多见,逐渐淡化,甚至丢失,令人遗憾。这里依托王家顺大师的作品,夹叙夹议,扼要介绍,以村国粹。
    人类原始时期产生了一个庞大的有关宇宙运动的神话系统,为了符合天道,应合这一神话系统,古人又创建了一个与口传神话系统相对应的可操作的图腾文化系统。意在与神交通,达到天人合一之境。而艺术特别是绘画、雕塑等,初起时就是正宗的图腾文化。本意就是用“纹”与神交通,后来才演变成现代“艺术”。所以甲骨文“文”字构形就是一个正面直立人形、双脚相交、胸有纹饰之形。其形意在图腾文化中均与“交”同。今人称的“艺术”,就是古代流行的图腾文化,也亦人类早期与神沟通的“交文化”。
    古代图腾中有一个庞大的“交文化”系统,其核心就是追求除夕与信念“子”时相交,俗称“交子”。因为只有“交子” 实现了,新的一年四季循环才会正常进行。古人非常担心太阳躲在冬季不再复出,如此,世界将会永远处在寒冷的季节,再也没有四季循环和万物复苏,这是古人最担心的宇宙大事。所以古人对“交子”宇宙事件异常关心。围绕追求“交子”事先的核心,古代又产生了难以尽数的“交神”媒介和方法。例如“角、脚”等,均是古代表达“交神”的媒介。(甲骨文“文、交”两字构形都是人形交脚,即以“脚”表“交”。) 所以“交、角、脚”同音,而这类图腾文化往往采用绘画和雕刻来体现。古代礼器上的纹饰就表“交神”。
    王家顺大师的作品中,就非常注意“脚”的图腾意境运用。一件达摩雕塑作品下部有意雕刻了一只夸张的大脚,为了方便读者理解,他将其命名为《知足长乐》。其“知(只) 足(脚)”就与古代图腾文化暗合。“形脚意交”,也即用“脚”表达“交神”媒介。“只足”亦“独足”,又是古代传“夔”神的形象特征。还有《老子奇瑞兽》中的老子与猴均巧妙地将脚伸向瑞兽耳部之布局,都非常机智地表达了“脚脚相交”、“脚交耳联”的图腾意象。
    “夔”神又是古代图腾中的“钟馗”。执剑抓鬼的钟馗形象也是王家顺大师笔下的常客。他非常注重绘出钟馗鞋子前端上的一块“斗”形饰。这块饰片古代称“角子”(交子)。实际上表达北斗图腾。此俗也是华夏民族早期至近现代共有的图腾饰。此饰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类为上大下小的“斗”形, 一类为“角”形(藏、羌民族至今流行鞋端饰角)。此两形物饰于“脚”端,特别是饰“斗”形于脚端,都是为了利用“脚”交通北斗!
\    北斗图腾是人类早期共崇的母题图腾,它在“交子”天文事件中具有决定性地位。古代天文图也亦宇宙格局为“北斗居于天中,二十八宿环列一周”,同传北斗具有“建四时”之神功,亦认为北斗用斗柄指向东方苍龙七宿的第一宿“角” 交”。二者出自同一宇宙事件,且相互对应。
    “交子”是指斗柄指向子时,那么,用“子”或别的物体在东方与斗柄相交也能达到同一效果。此举谓之“交斗”。于是,史前同期便出现了千姿百态的“角斗”图腾饰物。上述古人在鞋端饰斗、角,就是用脚之媒介表达“交斗”的产物。鞋上饰“斗”是表达直接用“脚”交斗; “角”饰则与“脚”构成双交图语,本意还是“交斗”。
    钟馗实为“中魁”,仍为北斗图腾的变相之一。北斗又称“斗魁”,居于宇宙中天,因而又称“中魁”。钟馗就是北斗图腾的人格化变相。所以钟馗要执代表北斗的七星剑。还有传统绘画《魁星点斗》,钟馗左脚独立(表夔之独足),右脚后踢,欲触背景上的北斗七星。实际上是用“脚”交斗。北斗位在北方,《五行》规制北方属水、阴。北斗就是北方最大的神灵图腾,主管阴水之界一切事物,当然也具有管理阴鬼之职。所以古传钟馗履行职责来捉鬼,并用图腾物来表现。
    “交子”文化中的核心之一就是“子”,也亦十二地支中的“子”。今天流行的“子鼠”版本,为日神运动系统的另版。“子”本意是指小太阳!所以古传“阳生于子”。古代传说有关日神运动的版本有几个,其中最原始、古老的版本之一,就是太阳神每年一生一死的变化。其意大体如此:每年幼小的太阳神在新年一月一日“子”时诞生,经过一年的成长、衰老运动后,又在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即亥月的“亥”时死去。在死去的瞬间又生下一个小太阳“子”(复活的太阳)。于是又开始了第二年的循环,周而复始。所以太阳神有“伏羲(复兮)”之名。“凤凰涅槃”神话传说, 就是古代神话中太阳神生死循环的正传。
    “子”形太阳神在原始时期又被视为十天干中的“甲”。甲骨文“甲”字构形为“ ”形,“+”亦小太阳,“〇”亦“甲”,意为“一只小太阳外围一层甲”,也亦受到“围甲”包裹保护着的小太阳神。既可称“甲子”又可称“甲日”。其人格化形象就是包在襁褓中的婴儿状, “襁褓”就是“甲”的变相,所以太阳神伏羲古代又称“包羲”。而这一早期流行、近现代几乎完全丢失的神话故事, 竟然在王家顺大师的雕塑作品中大量出现!真是奇之又奇! 王氏雕塑作品中有大量的“子”状婴儿被护在襁褓之中,有的还正在诵经修炼,如《红袍沙弥》、《小沙弥尼念经》等,且多为青、赤亮色。此两色均为幼儿日神之正宗色彩, 正是古传“甲\日”的人格化形象。这个“甲”在图腾及宗教文化中又被引申为申明的法器和神职人员的神衣,如欧洲神话中的“斗篷”、神父的长袍、和尚的袈裟、萨满的神衣等。古人同时认为婴儿状的“甲日“正处在历练状态,在“甲”的佑护下健康成长,正在准备为宇宙生发出春、夏阳旺两季。因而,古代也往往以老者居于袍(甲)中静养来表达修炼之状, 借拟“甲子”之形,隐喻其意:炼者一旦修炼成精,灵魂便会破甲而出,或者复活再生,或者升天成精。王氏雕塑中也有大量的“老者披袍(甲)”作品,此举也是对早期神话传说的再现。无论老小,披袍著甲者均为太阳神伏羲的人格化形象,均有驱邪扶正之功。小者“小子”,老者“老子”,均为太阳“子”。小子正待壮大,承载天负使命;老者修满功足,即将虹化升天。这一用作品再现古老神话的壮举,会再次让人类找到迷失的童年。
    更为精彩的是,王氏雕塑中还出现了失传数千年的“圣母抱子”精作。古人观察到人的出生需要“十月怀胎”并由母亲生产,因而认为神明出生也应有这样的过程,不会瞬间降生。于是将太阳神“子”的孕期推前至“未”月,也亦十二地支的八月。“未”今与“羊”对应,而在图腾文化中,“羊” 就是“阳”的变相。成都青羊宫中的“青羊”就是太阳神的变相。宋代《古三坟书》有句:“子其未生”,说新年出生的小太阳“子”,在“未”位就已孕娠。“未”位实际上包含了“小太阳(羔羊)、若木神树、圣母”之三位一体图腾系统。
    “未”不仅是“羊”(小太阳“子”),同时又是“妹”。“妹”字从“未”。“妹”就是古人安排的未婚女子与老太阳神交通后,妊娠小太阳的圣母。由于小太阳是否妊娠关系到新年到来时是否有小太阳出生,因而古人对此异常关注。为了圣母必孕、小太阳必生,世界上多个民族都以最吉祥的方式塑造“圣母”与“子”同在图腾物,如埃及圣母怀抱幼儿状太阳神喂奶、印度圣母抱“子”形佛主、欧洲圣母玛利亚抱“子”形耶稣、非洲圣母抱子、美洲圣母抱子等等。恰恰中国古代基本不见“圣母抱子”图腾作品,因为中国古代的同类传说定形在“女娲与伏羲共同造人(子)”的形象中了。而在王家顺大师的一件石雕作品则以中国风格表达了上述传说中的“圣母抱子”故事,当为中国古代图腾神话的补缺之作,堪称奇迹!因为这一传说在中国古代图文录记的神话中已丢失了数千年,他又是如何感知的?
\    王氏艺术作品中,还有诸多“交子”图腾文化,如“下棋”就是与棋“子”交;葫芦、南瓜均表多“子”;道士头上倒扣带子莲蓬,亦喻“连子”、“交子”,特别是其作品中大量的蛙(娃)和童子人物,更是表“子”之作。限于篇幅,恕不累述。

上一篇:陈智林:川剧 国之精粹
下一篇:收藏家杨芳与匾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