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正文

陈智林:川剧 国之精粹
发布时间:2013-04-06 10:17:00   

摘要: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的世界
\    着历史点滴。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古国文明沉淀出灿烂的文化源远流长。川剧正是这种文化衍生的代表,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早在唐代,便有“蜀戏冠天下”的说法。怀揣着对国之精粹——川剧的尊敬与热爱之情,让我们一起走进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剧项目的守护者、发扬者、 传承者——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的世界。
 
懵懂须生
 
    《卧虎令》中的须生董宣,唤醒了陈智林心中沉睡的英雄梦想……
    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十五岁的陈智林和同学在回家的路上,正巧碰上成都军影剧场上演川剧新编历史剧《卧虎令》,他被剧中由川剧名家杨昌林所扮演的刚直不阿的主角董宣深深吸引,那生动活泼,幽默风趣,充满鲜明的地方色彩曲调与唱腔让他着迷不已,从此开始了他与川剧的不解之缘。
    几天后,四川省川剧学校在成都招生,陈智林自认年龄偏大,没去报名,可他的一位同学让他陪着一起去参加考试,偏偏招生老师却对陪考的俊秀小生陈智林更感兴趣,于是便让他唱着试试,让招生老师惊讶的是未经过任何培训的他便可以唱出Hi c的高音音阶,因此立即招入门下。但万事都不是那么顺利的,对于十五岁才入行学习川剧的他来说,年龄实在有些偏大,渐趋硬朗的骨骼使得他在练习下腰、劈腿等基本功时必须忍受十倍于人的苦痛。老师如是形容他“腰像长江大桥一样,脚似田里的锄头”。 陈智林知道自己出生工人家庭,缺乏艺术方面的环境熏陶,更\加错过了练就童子功的最佳时机,唯一的选择就是勤学苦练,对于自己的锄头脚,长江腰,他从不放弃,为了勤学苦练他省吃俭用,买了一个闹钟。一天夜里,老师去查房,发现陈智林的床是空的,便四处寻找,最后发现他一个人拿着闹钟,穿着练功服,在练功房里面认真练习劈叉等基本功。同学们也渐渐发现他在偷练私功,晚上同学们睡的时候他还没睡,早上醒的时候人也不在。陈智林说:“晚上天已经漆黑了,同学都已入睡,可我的十二点却是在练习的阶段,凌晨四点天还没亮,我就带着我的闹钟继续练习。”因为陈智林知道自己本身专业条件不好,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老师的看法,虽然方法在老师眼里不科学,可他凭借自己的闷劲和韧劲,把这种不科学变成了科学,形成了一套有效的训练方法。一年后,他成为了班上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渡口文生

    陈智林和他的同学们来到了渡口(即现攀枝花市),正如这座城市的名字一样,他们也来到了人生中又一个渡口,在那充满迷茫与困惑的日子里,他用他的执着与倔强呈现了这个少年文生……
    在学几年以后,陈智林和他的同学们即将告别母校,踏上人生新的征程,但是一次实习演出,却改变了这些未来之星们今后的命运。1984年8月15日的中秋之夜,原本是团圆佳节,但陈智林和他的同学们却带着离别的伤感,登上了南下的列车,前往原名为攀枝花市的新兴工业城市“渡口”。 他们作为川剧院第十一届毕业生,来到攀枝花进行实习演出,在当地产生了轰动,受到了热烈欢迎。当地市委书记经过讨论,决定同意接受这批学生,并成立攀枝花市川剧团。剧团成立后,由于各种原因,当时他们的表演也只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办公楼就是由一个大台子,两个架子组成。一群人的舞台梦,似乎渐渐地就被消磨在了矿场、田野间的土戏台里。几乎所有人都快要放弃自己梦想的时候,陈智林又以他的方式向我们展现出了他与众不同的坚韧与坚持。
    川剧院老校长一行来到攀枝花探望学生,慧眼识珠的川剧院二团团长杨昌林一眼相中在《托国入吴》中扮演小生的陈智林。让“机遇永远垂青有准备的人”变得是那样的生动和真切。可一向在舞台上扮演斯文儒雅的文生的他却要突然转型成为粗猛威严的武生,从攀枝花川剧院的台柱子,变成了省川剧院的临时工。这人生转变,正如孟子所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所以吃得苦中苦,年幼的陈智林才能人上人啊!

摘梅武生
 
    摘取梅花奖是多少戏曲演员孜孜以求的梦想,摘梅对于由文生转武生的陈智林似乎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就是在没有任何人看好他的情况下,转行武生的他却做到了……
    1989年,他随团赴匈牙利、波兰等国进行文化交流,精彩绝伦的演出让当地人赞不绝口,称叹中华艺术文化的魅力。时任四川省文化厅副厅长的严福昌先生想到:“要振兴戏剧艺术,就要靠陈智林这样的演员去支撑和实现,他应该去参加中国戏曲艺术的最高奖——“梅花奖”的角逐,为喜爱戏剧忠于戏剧的人做好表率作用”。于是当即决定让陈智林回北京就举办专场演出,争夺“梅花奖”。别人准备摘梅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可时机不待人,陈智林只有几天时间!他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在归国的列车车厢里开始了做摘梅的准备。
    陈智林的专场演出在首都剧场开演了。满怀忧患、壮志激越的勾践,潇洒飘逸、风流倜傥的裴禹,嫉恶如仇、性如烈火的聂郎,文武小生,随性演来。演出了人物的精髓,道出了戏剧的精华。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刘厚生夸他“唱得好,武功也好,三出戏,三个人物,《托国入吴》的勾践,《摘红梅》的裴禹,《望娘滩》的聂郎,个个都演出了性格,唱出了感情”。陈智林以自己精湛的演技和细腻的唱腔征服了台下的评委和观众。24岁的陈智林获得了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他来了个“过路摘梅”。
    摘得首个“梅花”后,他又塑造了李白、孟登科等经典形象。80年代,自贡市川剧团上演的《巴山秀才》名噪一时。陈智林请来了《巴山秀才》的编剧魏明伦以及国内戏剧出名导演熊源伟一起重新排演这部他所喜爱的川剧。他参照了两百多人的原型,对孟登科进行解读和表现,又观摩前辈杨先才演的《巴山秀才》影像资料,将其表演加以揣摩、创新。原本以丑角应工的孟登科,他改以正生当行,入木三分地刻画出晚清官场的腐败,同时颂扬了百姓的侠义精神,增添了历史的厚重感。
    为满足孟登科瘦高、迂酸的形象,陈智林从投排到首演,50天内将体重减轻了26斤!他饰演的孟登科眉清目秀,举手投足间都透出一股书卷气。他演出了孟登科的迂、傲、拗、犟、勇、直、痴,亦庄亦谐,有血有肉。唱腔浑厚、舒卷自如,声情并茂。有评论家赞道:“如黄钟大吕,响遏行云,舞台节奏与内心节奏相互共振,人物情绪的转折显得自然熨贴而不露任何斧凿痕迹,细腻入微地展示出一个近代知识分子如何坚守人生信念的心路跋涉历程。”他塑造了一个崭新的孟登科!他那“腾空硬人”、“旋转背壳”、“转体旋子”等绝技,使武生
演员也为之佩服,成为我国川剧舞台上一名艺兼文武、唱做俱佳的优秀演员。
    2004年,陈智林领衔的《巴山秀才》参加第七届中国艺术节,被誉为“尽显川剧精髓,在内地风头一时无两”,他获得了优秀表演奖。同年9月,他再度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巴山秀才》还获得第八届中国戏剧节“中国戏剧曹禺奖”金奖第一名,同时囊括所有大奖。工文、武小生、正生,扮相俊美,表演细腻传神,增长声腔起伏变化,清新悦耳之韵塑造性格各异的舞台艺术形象,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陈智林创造了他人生新的辉煌,开创了新的篇章。
\


东西行者
 
    作为中共四川省川剧院党委书记、院长、一级演员。第十届、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四川省第九届、第十届党代会代表,第六届四川省文联副主席,第十二届四川省青联副主席,第七届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主席的陈智林肩负着重任。如何将川剧发扬光大,如何将中国艺术走向世界,如何振兴川剧并将历史文化传承下去,这是他为之奋斗终身的责任与理想。
    开拓市场,经营项目,将川剧带向世界,向外界宣扬中华艺术是陈智林和他的团队的立院之本。除了国内演出,他把自己的目标瞄准了国外,之前出国演出基本代表政府做文化交流,而现在他可以说是把川剧真正带出国外进行商演的第一人。
    作为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的主持人白燕升说道:“什么是角儿,我一直觉得,你如果能领着剧团的百八十号人养家糊口,让他们过得好,过的体面,过的有尊严,我觉得才是角儿,我特别欣赏陈智林带着自己的团队走南闯北,甚至走到海外去挣钱,把国内的艺术带向国外,这才是非常了不起的事。”
    对于剧场和中国的传统文化的未来,陈智林比我们思考的更深更远。四川著名作家阿来说:“现在大多数人不喜欢看川剧,是因为他们根本没看过川剧,有较大部分大学生与我国艺术有着渐行渐远的状态。”于是陈智林便带领着川剧走向了校园,走进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四川大学等各个高校,他那开创性的思维和具有战略性的眼光,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优秀的并且是具有艺术美的,更多的青年人会为了这种艺术美而保存着对民俗文化的尊敬与喜爱,并将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逐步壮美。
   东进校园,西行国外,陈智林这个川剧界的行者带领自己的团队在东西方舞台频繁演出,他们所到之处无人不对川剧这一古老的艺术样式发自内心的喜爱和赞扬。
\


后记
 
    因为喜爱而执着,因为执着而壮美。艺术文化深深根植于中华五千年的长河里,是华夏子孙上下求索的历史结晶。在川剧四百多年历史中,几十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也许很快就会被他人所遗忘,但是因为有陈智林和一代代对川剧坚持的人,这个被视为四川母体文化象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才得以艰难保存发展,他们成功的扮演好了时代赋予他们的角色,为后世传下中华文化的火种。“一身艺术艺术一生”便是很好的诠释了陈智林的这一生,还有更多像他这样的人就似春雨润物细无声一般,孜孜不倦的传播着艺术文化的这颗种子,望能生根发芽成长为绵延到祖国大江南北的参天大树。那么,作为华夏儿女的我们应该为国粹做些什么呢……

上一篇:许志扬:金沙乌木艺术馆馆长的艺术人生
下一篇:王家顺艺术作品赏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