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正文

许志扬:金沙乌木艺术馆馆长的艺术人生
发布时间:2014-02-27 12:23:36   

摘要: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在这个太平盛世的时代,收藏瓷器、字画等各种艺术品早已在民间流行。偶尔品鉴下由玉尊盛的醇香酒酿,颇有李太白舞墨挥毫之风采,间或把玩下由大自然形成的精美石器,甚有指点一隅江山之韵味。收藏艺术, 就是收藏一个时代的精髓,再现一个时代的辉煌。在这灿烂文化的巴蜀之国内,成都金沙乌木艺术馆馆长许志扬先生则特意收藏并再创造这集天地灵气为一体、被称作“东方神木”的珍宝——乌木。
\    乌木是四川宝贵的人类遗产,是古蜀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活化石之称的美誉。两千年至四万年前,由于地震、山崩、洪灾等自然原因,将树木深埋于古河床的泥沙之下,经过数千年的激流冲刷、泥石碾压、虫鱼撕咬以及物理、化学的综合反应,并得到四川独特的地质结构和地下一种气体的滋润和保护而形成,故又称“炭化木”,被专家、学者称为“另类熊猫”和“东方神木”,难怪成都有俗话说:家有黄金一箱,不及乌木一方。
 
爱上千年木
    地可医院、成都金沙乌木艺术馆法人代表、加拿大华人艺术家协会永久会员,国内外著名的甲亢病专家。作为多院之长,他力图寻求一种能代表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的企业文化之载体。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许先生惊喜的发现四川特有的乌木,它在古河床中深埋数千年,其质和其神全世界少有,能体现出他对名族精神、企业文化的感悟。因为川西平原出土的乌木,可以说是在千年黑暗的炼狱中逐渐演变而成。它演化为一种“无畏无悔、坚忍不拔、忍辱负重、刚正不阿”的品质,而乌木这种独一无二的人格化精魂,正是代表着中华民族各族人民的优秀品质,企业文化的精髓。于是许馆长一见钟情般的爱上了乌木,而从最初的喜爱收藏到成立自己的艺术馆,从业余观赏到专业设计制作,前后也有12年的历史。许馆长不惜重金,不辞辛劳,足迹踏遍巴山蜀水,投资上千万元,寻购乌木原材,并创办了成都金沙乌木艺术馆。
许馆长的乌木艺术馆是一个乌木的栖身之地,而他则是把自己生命的灵魂寄托在了乌木里,木藉人而活,人藉木而生。当一个人把一件事爱到骨子里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从未接触过木艺的他因为两个简单的字“喜爱”,而默默承担着那份对乌木守护的责任,一直不计代价的付出着心血,痴迷而执着!
    成都金沙乌木艺术馆由自然篇、人文篇、实用篇、艺术篇四个部分组成,展厅全用乌木展品装饰而成。经过他十几年岁月的辛勤累积,目前所存乌木品种之多、数量之大,足以证明了他对乌木的珍爱程度。
爱上千年木,邂逅地下物。
 
邂逅地下物
    艺术馆里面那成千上万的乌木从何而来?据许馆长介绍说这些乌木有的是从山上农家找到,有的从建筑工地发现,也有收购或者卖乌木的人送上门,汇聚在一起,当然,大多乌木都还是从地下河沟或山上挖出来的。每找到一块乌木,许馆长都会兴奋许久。一般情况下,他都会自己到现场指挥挖掘和搬运,无论再偏僻的地方都要去,生怕弄坏了乌木的边边角角,将千年乌木的灵气弄丢了。找到乌木后许馆长和他的工匠们会将一颗颗没有灵气的乌木化腐朽为神奇,创作出一件件旷世佳品,仿佛是诉说着它们千年的故事。
    在乌木艺术馆众多搬运回来的乌木内,最引人注目的是院中存放的乌木极品——乌木龙王。这是许馆长在邛崃岷山的原始森林河床中发现的,全长24米,重达70余吨,经碳14同位素测定,其年龄约为5300岁。发现它之后他们就在那里守了三天三夜,一天夜里闯进两只狗熊,他们向村民求援,村民用土枪朝天轰了几枪, 才把它们撵跑了,真是惊心动魄!为了迎“龙王”回家,许馆长专门修了一条道路,租用了四川石油局的两辆45吨起重机和大型平板拖车才将木头运到成都,结果进入市区后还是将一个喷水池掀翻。这个乌木王太重了,两台机器才勉强拖起可谓千辛万苦。据许馆长讲,目前金沙遗址内的那根数十米长的“乌木王”及乌木林中的巨型乌木,都是他提供的展品,十几年前山东博物馆曾出价100万元想买“龙王”,但因是“镇馆之宝”而婉言谢绝。望着那巨型龙王,沉淀着厚重历史感的乌木,心中不禁肃然起敬,它是历史的见证人!
    面对众多的心爱之物,许先生如数家珍,他讲:在乌木博物馆里的每件作品都有一个故事。陈列室里有一个乌木鳄鱼,其肚腹已经成了化石,引人注意。许馆长说这根乌木6000年前曾是一只有生命的鳄鱼,被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深埋在泥沙河床中, 经过数千年的风化而天然成型,让人惊叹不已;另有一根6米高,直径1米4的“定海神针”也是许馆长的宝贝,上面的一龙一凤上下盘旋,张嘴争抢一颗碗大的木珠,龙须、凤毛生动自然,栩栩如生;鼎中藏峨眉也是一件孤品,在一个腹大如斗的木鼎中,一座状如峨眉山的乌木疙瘩在鼎底跃然而出,让人称奇。许馆长还得意的介绍, 天府广场上竖立的《天府广场记》和《成都颂》两块用乌木雕刻的巨型牌匾也是他捐赠的,碑文向世人讲述了古蜀文明和当今四川的辉煌。
 
创造新艺术
    乌木的创作,需要艺术家“观万木而求材,相干根而偶得”的独特思维和独到眼光,是天心与人心的交流和自然主义与理想主义的结晶。\
    四川盆地享有“乌木聚宝盆”的美誉,展厅内数以千计造型各异、精妙绝伦的乌木艺术品,每一件都是许志扬先生根据木材的质地、大小、形状,亲自进行选材和创意设计,再交由工匠雕琢而成的。
    为了学到美术的基本知识,许馆长阅读了大量的中外美术书籍和名家名画,达到了挑灯夜读、废寝忘食的忘我地步。作为一名医生,他的医学知识在艺术创作中发挥了潜在的作用。比如要刻画一个人物的面部特征时,对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的瞬间表情所牵动的面部肌肉的变化,都在许馆长的观察和发现之中,这样的作品出来才更显细部的逼真。一块木头要被刻画,许馆长会认真仔细的端详琢磨,从哪个点切入,从哪根线描画,怎样保留那孤木的神韵,会被刻画成什么物品,这都会让他在乌木堆里扎根驻足很长时间。构思制作就是一个让乌木还魂的过程,所以必须找到木头灵魂所在的点上,否则一不小心, 就会把好材料给废了,乌木的灵魂就飞了,做出来的木雕也没了韵味。木雕艺术就是要因材施艺,施法自然,顺势而为。有的以形似为主,有的则以神似为主,只有神行兼备方可称为上品。
    这些乌木精品,无论是纯天然的鬼斧之造化,还是艺术家的灵感之再创造,件件都浸透着许馆长的心血,是极为珍贵的收藏珍品和豪华装饰品、观赏品。许先生诙谐而自豪地说: “每天聆听乌木作坊内丁丁当当的凿子声,就是一种享受;每当看到经过精雕细琢、打磨打蜡成型的乌木作品,就是一种愉悦,我常常可以整天整夜地呆看乌木,希望能入木三分地看出乌木脉络里的生命与灵性。”
    尽管馆内有众多的珍贵木艺,可每当价值连城的器物变成钱,将它们卖出时,许馆长也会难过、心疼。因为这些乌木从一块灰头土脸的老木头变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里面都倾注了许馆长的心血。寻找乌木的人越来越多,而乌木的数量越来越少,卖一件就少一件,再想找到相同的东西根本是不可能的。并且每当一件新物品成型时,他都如获至宝,当自己新生的孩子一样看待,试问谁又舍得卖自己的孩子呢?许馆长对自己的乌木艺术品怀着一份赤子之心,没有杂念,只是单纯的喜爱和欣赏。当有人赞美着这精美的木雕时,他都会很骄傲自豪的向每个人展示着自己的杰作,称赞着自己的“孩子们”。
在这条创造新艺术的路上,许志扬先生坚持“崇尚自然,神行皆备”的艺术创作原则,以艺术家特有的执着和眼光,利用乌木兼备石的神韵和木的古雅的特点,运用艺术的夸张手法,将乌木“瘦、透、漏、空”表现得淋漓尽致,给人“望中疑在野,幽处欲生云”之感。
 
善良做慈善
    或许身为医生的他见过太多被病魔折磨着的病人,或许从小有着坎坷不平的人生经历,或许是出于人的良知和对生命的责任感。许志扬先生一直帮助着每个有尊严的人在他们人生的道路上迈过那重重阻碍的坎。
    1994年,他曾把地处市中心价值数百万元人民币的700余平方米的全新楼房捐给残疾人单位,促进他们的事业发展。十年来,一直拥有一支非营利性的甲医青年足球队,并无偿地向全国各甲级俱乐部输送了大批优秀球员,获得社会各界好评。现在还资助数十名特困大学生已三年,直至完成学业。
    2003年,在成都锦城艺术宫举行的捐赠活动,许馆长的满地可医院捐赠了150万。藏族小孩兰卡患脑肿瘤,经川医推荐前往北京积水潭医院脑外科手术治疗,许志扬先生爱心资助了全部医疗费用,使之康复。除此之外,他还从加拿大重金购买了电控智能轮车,空运成都,赠送给了截瘫的残疾人,给病人生活带来极大的方便。
或许正因为有着这样一颗善良感恩的心,才能在乌木的创作中体现出自己对人、自然、世界的纯真感悟,表达着最原始的那一份梦与希望。
 
卷后语
    乌木的发现和发掘,将四川盆地的神奇和宝贵的遗产展现给了世人,也为世界奉献了一份沉甸甸的宝贵财富。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有情,心中有善,胸怀大爱,就似那樽在寺庙被供奉的乌木观音一样,接济天下、普度众生……
\

上一篇:高鹏:西班牙提森家族及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下一篇:陈智林:川剧 国之精粹

分享到: